《抗战救护队》第二十章 新四军喜获支援 救护队一战长沙

2019年07月07日08:55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作者:杨义堂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又一批军医训练所的学员们学成毕业,要离开图云关了,一排大卡车等在救护总队的大门口,学员们都穿着军装,背着背包,准备上车。林可胜带着张先林、荣独山、钱东奕、周美玉等指导员们一起,来给学员们送行。

学员们看到总队长林可胜等人来了,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有人喊道:“请林总队长再给我们讲一次话!”

林可胜走到一个高台上,向大家挥挥手,掐着腰,大声说道:“同学们,你们在军医训练所的学习结束了,就要离开图云关,回到自己抗战救护的岗位上去,你们就是种子,把救护总队与训练所的‘救死扶伤、博爱恤兵’的精神传到四面八方!”

学员们喊道:“救死扶伤、博爱恤兵!”

指导员们和学员们相互拥抱、告别,许多学员想起在图云关难忘的日日夜夜,哭着离开。

救护总队副总干事、第九大队大队长汤蠡舟从湖南前线回到图云关,向林可胜汇报了湖南前线救护的一些工作,他说:“武汉陷落以后,中日两国都在休整之中,目前湖南的形势暂时还比较宁静。但是,日本人似乎正在偷偷地调兵遣将,估计下一步中日在长沙还会有一场恶仗。”

林可胜突然问道:“老汤,您是不是留日回来的?我记得你们上海东南医院,大都是日本留学生。”

汤蠡舟一听林可胜问这个问题,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问:“林总队长,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林可胜翻出一张电报,对他说:“老汤啊,新四军叶挺军长发来电报,说新四军军医太少,希望我们支援一批军医,那里士兵得疟疾的很多,也急需一批奎宁片。希望您亲自带两支医疗队,到新四军皖南总部去送药材和队员。”

“这跟日本留学生什么关系?”汤蠡舟依然不解地问。

“这次行动,急需要通过湖南第九战区,也必须经过日本占领区,国民党不希望药品流到共产党部队那里去,经过日本占领区也很危险,您是老同志,办法多,还会说日语,希望能随机应变,顺利完成任务。”林可胜看来已经思考了很久。

汤蠡舟痛快地说:“好的,什么时候走?”

林可胜说:“您在这里休整一下,我先和周美玉联系一下,看看去皖南的人员报名怎么样了,再准备好药品和车辆,就可以走了。”

汤蠡舟说:“不用休整,联系好之后,我立刻就走。”

林可胜紧紧握着他的手说:“那就一路辛苦了!”

各项事情安置妥当后,汤蠡舟带上两支救护队,共40人,分乘两辆汽车,准备去皖南新四军总部。

启程前,汤蠡舟大队长亲自召集全体成员讲话,他说:“此次前往皖南新四军根据地,生活上艰苦,路途上还要闯过日军占领区,才能到达目的地,大家都是中华儿女,是不甘做亡国奴的青年医务工作者,这正是报效祖国的大好机会,希望大家不辞劳苦去完成这一光荣使命。汤某将带领你们一同前去,愿与诸位共勉之!”

红十字会的汽车出了贵州的大山,一路颠簸,来到湖南水乡,当经过湘北岳阳附近时,一个国民党军的检查站突然拦住了去路。汤蠡舟只好让司机停下了车,一位少尉向汤蠡舟敬了一个礼,说:“前面已经是日本占领区,请返回。”

汤蠡舟下了车,给少尉出示了证件和介绍信,说道:“我们是红十字救护总队的,这趟是去抗日前线运送医生和药品,请放行。”

少尉看了看信件,礼貌又严肃的说:“前面已经没有中国的抗战部队,如果通过,就是资敌!”

汤蠡舟有点生气:“我是红十字会救护总队第九大队大队长汤蠡舟,是第九战区总司令薛岳的朋友,让你们52师师长来见我!”

少尉看看汤蠡舟,略微思考下,说:“请先生先等着,我去给师部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过了一会儿,少尉从房间里回来,又行了一个军礼,说:“汤大队长,刚才对不起了,师座有令,您的救护大队对我抗战军队有功,如果您能留下,今晚他将前来陪您吃饭。”

汤蠡舟笑着说:“请代我谢谢你们师长的美意,我还有事,等我返回的时候,再找他小酌。告辞了!”

少尉命令士兵搬开鹿砦,汽车继续向前方驶去。

汽车驶入日本占领区,汤蠡舟和司机都换上日军军服。在进入县城的时候,路上突然出现了一队日军。

日军看到两辆红十字会的汽车,感到很奇怪。汽车来到日军队伍前,一个军曹一挥手,哗啦,日军士兵都拉开了枪栓,拦住了汽车。

汤蠡舟早已做好准备,他不慌不忙地下车,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日本人问话。

日军军曹面露凶光:“你的,什么的干活?”

汤蠡舟不亏是留日多年,一下子就听出这个日军军曹的大阪口音,于是,他也用标准的大阪口音打招呼:“我们在战场上俘获了中国红十会的医生和药品,奉命要送到后方去!有什么事情吗?”

日军军曹一听乡音,竟然高兴地扔掉枪,过来抱住汤蠡舟,说:“吆西,我的乡亲!别走了,我请你米西米西!”

汤蠡舟也假装很激动,拍拍日本人肩膀说:“今天有任务在身,改天再见了,我们一醉方休!”

日军军曹一挥手:“哈伊,一路顺风!”

汤蠡舟上了车,一路向皖南挺进。

在皖南泾县西北处,有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依水,风光如画的地方——云岭。 1938 年以来,新四军在这里迅速发展壮大,部队从两万人发展到九万多人,但是,随着人员的增加,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的疟疾横行,叶挺将军和新四军的领导们都心急如焚。

一天,叶挺在军医处处长沈其震的陪同下,视察新四军医院。叶挺将军看到一些士兵在这里痛苦地呻吟,却又没有药品,十分着急,他问沈其震:“你说,林可胜不会不舍得给我们治疗疟疾的那种神药吧?”

沈其震坚定地摇摇头:“不会,林可胜是我协和的老师,我太了解他了,他年轻时就在英国学医救人,没有一点儿城府,只要病人需要,一切都在所不惜!”

叶挺点点头说:“也是啊,当初我军初建,他就给了我们那么大的支持,这次我打电报寻求支援,我想,他也一定不会拒绝的!可是,这都一个月了,他在回电里也说想办法送来,可是怎么还没有来呢?”

沈其震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说:“也许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吧,要是我们组织一支队伍,去贵阳拉来就好了!”

叶挺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也挺后悔的,应该派部队去贵阳迎接,一路护送,他们那些医生,手无寸铁,一旦遇上敌人,那可怎么办啊?”

说话间,一名士兵前来报告:“报告首长,红十字会的医生和护士们来了。”

叶挺一听,喜出望外:“真的吗?他们到哪儿了?”

“在山下,有两辆汽车呢!”

叶挺拉着沈其震:“走,看看去,你这位老师,还真够朋友!”

叶挺见到汤蠡舟和救护队员们,上前一一拥抱,表达对救护总队和林可胜总队长的感谢。

他让食堂里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有泾县冬笋、苏岭山药、茂林糊粉、花茹田鸡等特色菜肴,为救护队员们接风洗尘。

席间,叶挺送给汤蠡舟一面新四军缴获的日军军旗,上面签着叶挺的大名。汤蠡舟代表林可胜总队长感谢,表示要好好收藏起来。

沈其震希望汤蠡舟转达对恩师林可胜的想念之情。汤蠡舟说:“我转达倒也容易,不过不如您亲自去看看他,可以好好表达表达!”

沈其震说:“我可不敢去,我们新四军军医处的这些家底儿,本来就是救护总队送的,这次你们又历经艰险,雪中送炭,如果我再去贵州图云关,周美玉又会骂我去‘打秋风’了!”

一席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湖南北部,有一条发源于罗霄山脉,流到洞庭湖的东西走向的大河,河虽然不长,但是河面宽阔,水流湍急,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清之际,湘王何腾蛟为了抗击清兵进入湖南,沿河修筑了一道长城,这条河因此称为新墙河。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了武汉,随后继续向鄂南、湘北进攻,攻占岳阳之后,便停止了南进,与中国军队在新墙河南北隔水对峙。

为了攻下长沙,日军差不多准备了一年时间。1939年9月1日,日军主力约5万多人由冈村宁次指挥,挥军南下,准备向新墙河以北的中国守军发起攻击。

贵阳图云关救护队总部,王媛媛将一封第九大队第四中队中队长林竟成发来的战报交给林可胜,林可胜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汤大队长并林总队长大鉴:

日本人马上就要大举进攻湘北,我们中队的救护队员们都希望到最前线去,在新墙河两岸阵地进行救护,以实现总队长战地救护之目的。请批准为盼。

职 林竟成

民国二十八年九月一日

林可胜一看,非常高兴,说:“媛媛,这个林竟成确实很勇敢啊,他主动要求去前线,确实符合我组建救护队的想法!”

王媛媛也高兴地说:“是啊,这位林竟成是福建闽侯人,长得又黑又瘦,平常大伙儿都喊他林猴子,你看,这个林猴子比孙猴子还勇敢呢!”

林可胜说:“媛媛,给留在湖南的第九大队发电,汤蠡舟大队长年龄大了,行动不便,让他回图云关来,把整个第九大队交由林竟成代理指挥,该大队的5个中队、10个小队的200余人全部上前线!”

王媛媛答应了一声,转身去发电报了。

湘北战场,林竟成带领救护队员们乘船渡过新墙河,来到河北岸中国守军52军的阵地,士兵们看到一队队戴着歪帽子的医生、护士小姐就已经感到很新奇了,结果,他们竟然还发现了外国医生,感到更加不可思议!

林竟成带领外科医生薛庆煜、奥地利医生肯特、护士王孝仪等人找到一个山凹,支起敞篷和手术床,就开始工作。

一名军官找到他们,要赶他们走,对他们大声说:“大夫们,这里是战场,马上就要开战了,老百姓都走了,请赶快离开!”

林竟成对军官说:“正是因为打仗,我们才来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为受伤的前线将士服务。”

军官指着肯特说:“这个外国人在这里方便吗?可别是什么坏蛋!”

林竟成说:“这是肯特医生,专门从奥地利来中国支援抗战的,他虽然是外国人,但是,抗战的热情,和你我一样。”

军官摇摇头,表示不相信。

林竟成回头问救护队员们:“同志们,你们说,肯特医生怎么样啊?”

医生们一起说:“肯特很棒!他很爱中国!”

这一次,肯特听懂了,知道大家在表扬他,他呵呵地笑了一声,举起大拇指,用蹩脚的中文说:“是的,我爱中国,我愿意帮助你们!”

那军官频频点头,说:“这真是太让我感动了,那你们能不能跟着我到士兵中间,给弟兄们讲讲话?”

林竟成跟着他来到士兵的战壕,看到士兵们都倚在战壕里,林竟成对士兵们说:“抗战将士们,大家好!我们是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的队员,这里有最优秀的医生、护士,还有外国医生,我们就在你们的身后,为你们服务,你们不后退,我们也不后退!我们的宗旨是‘救死扶伤,博爱恤兵’。”

士兵们举起拳头,高喊道:“精忠报国,决不后退!”

战斗打响了,不断有负伤的士兵被送到临时救护站,林竟成和队员们忙乎开了,在震耳欲聋的炮火中,为士兵裹伤,取弹片,做手术,一刻也得不到休息。

“咣当”一发炮弹落在帐篷旁边,林竟成大喊:“卧倒——!”

大家来不及放下器械,迅速卧倒!“轰”的一声,帐篷被炸飞了,石块和树枝哗哗地砸下来。

轰炸过后,大家拍拍身上的土,王孝仪疼得“哎吆”一声,她胳膊出血了!

林竟成赶紧过来查看,王孝仪挥挥胳膊,所幸只是皮肉伤,林竟成小心地给她抹上碘酊,王孝仪忍着疼说:“没事儿了,别管我,咱们继续工作!”

伤兵经过抢救,轻伤的又回到战壕里,重伤的被用担架转移到后方医院。

一队士兵牺牲了,又一队士兵被补充进来。阵地始终在中国驻军手里。

经过四天四夜的激战,救护队员们陪着中国军队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日军的反扑,他们始终站在士兵们身后,没有后退一步。

战斗的间歇,一名士兵跑过来说:“我们已经完成了阻击任务,上峰要求我们转移,请你们救护队先走。”

林竟成招呼大家赶紧收拾东西,用担子挑上,向后撤退。新墙河里,还停靠着两只木船,救护队员们赶紧上船,划向河的南岸。

河的南岸已经没有中国的军队了,除了掩护他们撤退的士兵,他们几乎是最后一批撤退的中国人了。

林竟成和救护队员们一起爬上汽车。可是,道路已经被中国军民挖断了,他们只能放弃汽车,挑着担子撤退。

后面的日军已经过了河,一路紧追不舍。林竟成大声说:“把东西全部扔掉,快跑!”

王孝仪舍不得扔掉,她把一包绷带抱在胸前。林竟成朝她吼道:“快扔掉啊!东西我们以后还会有,被日本人抓住就没命了!”

大家扔掉了东西,跑得快了一些。

肯特看到王孝仪又落在了最后,就扶着她快跑。终于,队员们把日本人远远甩在了后面。

天黑了,大家饥肠辘辘,可是问题来了,没有粮食,就没法做饭吃饭,大家饥寒交迫,有人开始抱怨。

肯特什么话也不说,他蹲在地上,张着大嘴喘气,解开衣服,露出里面浓浓的胸毛。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日记本,开始写总结报告——《救护队战场撤退的建议》。这是他的必修课,几乎每天都要总结工作中的经验教训,提出下一步的建议,交给林竟成,并邮寄给林可胜总队长一份,风雨无阻。

林可胜曾经多次告诉他,不用这么辛苦地专门写报告,说一下,让大家下次注意就行了,可是肯特不听,仍然每天坚持写。

王孝仪胳膊受了伤,脚下磨起了泡,饿得又没有力气,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崴在地上,起不来了!

王孝仪坐在地上,脚掌一下子变得又红又肿,真是疼得厉害!

林竟成和肯特把她扶起来,要背着她走。

王孝仪推开二人,说:“我真的一步也不能走了,你们就放弃我,赶快走吧!”

林竟成大声说:“那你如果落到日本人手里怎么办?”

王孝仪看看旁边一个水塘,有气无力地说:“你们走吧,我这就爬过去,淹死到水塘里。如果你们见到我的丈夫项飞,告诉他,我对得起他,对得起国家!”

正在争执之时,一阵嘚嘚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只见从前面飞过来一匹枣红马,马上是一位英俊的青年军官,他看到救护队员们的装束,飞身下马,问道:“大夫,有没有见到王孝仪啊?”

林竟成惊奇地问道:“您是?”

青年军官已经看到地上的王孝仪,他大声喊着:“孝仪,你怎么啦?”

王孝仪睁开眼睛,看到竟然是自己的丈夫项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说:“是不是老天爷来接我升天了?”

项飞单膝跪下,抱起王孝仪,说:“亲爱的,我是你的项飞,我没有死,听说你们的救护队落在了最后面,就赶紧接你来了,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王孝仪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固执地问道:“真的假的?”

项飞吻着她的脸颊,轻声呼唤道:“亲爱的,这是真的,你的爱感谢了上天,让我在冥冥之中,感觉到必须回来救你!”

看到这一幕,大家的眼睛湿润了。

项飞抱着王孝仪,翻身上马,他在马上说:“我先走一步,前方右侧,是我军的阵地,我们在那里等你们!”说罢,马蹄嘚嘚,扬起一溜烟尘。

林竟成也带着大家拼命地奔跑,终于到达了项飞的营地。

在项飞所在的部队里,林竟成又见到了王孝仪。经过休整,王孝仪的伤口得到简单的处理,人也有了力气,尤其是丈夫的生还,这一喜讯让她的脸色重新变得红润,熠熠生辉。

项飞的部队边打边退,救护队始终和他们战斗在一起。

和林竟成所在小队一样,许多救护小队也在跟着阻击部队,一边救护,一边撤退。

如果再向后退却,就是长沙城了。

就在这时,部队接到薛岳总司令的命令,全线反攻,跟踪追击,收复失地!

原来,由于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日军伤亡惨重,加上所携带的供给不足,日军开始后退,第九战区薛岳总司令决定抓住战机,立即组织大反攻!

林竟成和王孝仪所在的救护小队跟着项飞的部队,又开始回过头来,向北挺进。中国军队抵达新墙河的南岸,双方回到原阵地对峙。

林竟成带领救护队员们来到新墙河边。看着新墙河水,大家高兴地到河边洗脸。

林竟成对着河水喊道:“新墙河啊,我的老朋友,我又打回来了!”

王孝仪望着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面,深情地说:“林队长,和您不一样,这新墙河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们长沙人的母亲河,我就是她的女儿,我要保卫她,流尽最后一滴血!”

肯特问:“你说什么?”

王孝仪坚定地说:“我要为保卫家乡而死!”

肯特用不熟练的中文说:“不,不!你不能死!你们一定能打败日本人,因为日本是侵略你们,正义属于中国!”

林竟成拍拍肯特的肩膀,对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对大家说:“肯特说得对,别看他是外国人,抗战的决心和我们一样!我也要向林总队长写信,报告这次的战况,提出改进的意见,下一次把后勤工作做好!”

救护总队总队部里,林可胜听着收音机里湘北胜利的战况,他握紧拳头,大喊大叫:“我们在湘北打了个大胜仗!媛媛,快,向林竟成的第九大队发电报祝贺!”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友情链接:奥利开户:QQ:77039689  奥利  奥利股东  奥利国际  奥利国际主管  奥利国际招商  奥利主管  奥利招商  奥利国际平台  奥利平台  奥利国际官方  奥利官方  奥利国际注册  奥利国际开户  奥利注册  奥利开户